What Color is Your Parachute? 兩個實用的求職工具

前陣子找工作買了幾本求職相關的書來看,其中一本堪稱經典,是Richard Bolles 寫的<What Color Is Your Parachute?>。號稱經典的書總會引起我的好奇與質疑,為什麼這本書近半世紀前出版到現在仍十分暢銷 (1970年出版,但每一年都會更新再版)?當今求職書琳瑯滿目,本書有何特點讓它屹立不搖?

書的前半講述求職過程與建議,包括建構履歷、尋找職缺、面試技巧、薪水談判、找工作的mindset,倒與其他求職書無異 (或許它提出時很新穎,現在這想法已是主流)。本書最讓我驚艷與受益之處,來自兩個章節 <Self-Inventory I & II> 的兩個重要的概念與工具:Prioritizing Grid 和 The Flower Diagram

介紹這兩個工具前,先分享一個故事:(轉載自<恆毅力:人生成功的究極能力>)

億萬富豪巴菲特(Warren Buffett)問長年跟著他的私人機師,除了載著巴菲特飛到各地之外,他還有什麼更遠大的夢想。機長承認,他確實還有其他夢想,於是巴菲特教給他三個步驟。

第一步,寫下二十五個職業生涯的目標。

第二步,很深入地思考、反省,從二十五個目標中圈出五個最優先的目標,五個就好。

第三步,認真看一遍你沒有選的那二十個目標,那些就是你無論如何都要盡力避開的事,它們只會讓你分心,占用你的時間和精力,讓你無法專注於更重要的目標。

這個故事想說的是優先順序 (priority) 的重要性,聽起來十分有理,但是如何從二十五個目標中選出五個最優先的目標呢?平時我們寫下每日、每周、每月的待辦事項或是職涯、人生的目標清單之後,又該如何有系統地依重要性排序清單上的項目呢?這便是「Prioritizing Grid」工具的好用之處。

Prioritizing Grid

此工具的運用方式如下 (請參考附圖):

grid_chart_final

  1. 將未排序的清單條列於 Section A (盡量不超過十個)。
  2. 畫出如 Section B 的樂高狀三角形,每個方格內寫下比較方案。直行和橫列分別對應欲比較之選項,例如最左上角的方格要比選項1 (直行) 和選項 2 (橫列)。
  3. 完成 Section B 所有方格內的方案比較,從兩個選項中圈選出重要者。
  4. 於 Section C 內統計每個選項獲得的票數 (第一橫列),並依照票數排名 (第二橫列)。
  5. 將所有選項依排名列在Section D,即為排序後的清單。

Prioritizing Grid 使用心得

第一,Prioritizing Grid 的關鍵在於拆解排序問題。要在一次排序十個項目很難 ,但兩兩配對比較就容易許多。

第二,我原先排序重要性都是在腦中憑感覺完成,但依照這套流程就能按部就班地、理性地完成排序。有Protocol的好處就是結果具有可重複性。

第三,若有 N 個項目,總共必須做 N x (N-1)/2 個比較。舉例來說,十個項目需要比較45次。不適合用於太多項目。

第四,Prioritizing Grid 用起來很費時,或許不會用在每日待辦清單上。但是使用 Prioritizing Grid 其實是對每個選項和其相互重要性的深入思考,對於重要的清單 (例如每月待辦或人生職涯目標) 有很大的幫助。

有了 Prioritizing Grid ,接下來即可進入本書的重點:Flower Diagram

“The key is not to prioritize your schedule, but to schedule your priorities." – Stephen Covey

Flower Diagram

本書提倡找工作應在向外尋找機會之前,先向內瞭解自己。我也覺得找工作的過程其實是對自己更深入地剖析,透過接觸不同人、公司、機會,發掘自己的能力、興趣、喜好與熱忱。

而 Flower Diagram 就是從七個不同的面向 (花瓣) 來幫助求職者先靜下來思考自己是什麼、會什麼、需要什麼以及想要什麼。更重要的是介紹此觀念的章節 「Self-Inventory」不只提出問題讓讀者思考,更發展出一套務實的流程,讓讀者能一步步完成屬於自己的 Flower Diagram。

這個概念和另一本暢銷書「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的作者 Stephen Covey 提出的想法很像:不論是職涯還是人生,我們都要有一套「個人憲法」(personal constitution) ,紀錄我們人生的價值觀和願景。不論待人處事,都不能「違憲」。而 flower diagram 就是一套個人憲法,本書介紹的就是立憲的過程。

Flower Diagram & 7 Petals

接下來就來介紹 flower diagram 的七朵花瓣,代表工作求職需要思考的七個面向。

joannas-flower-diagram

Image credit: http://amacadad.blogspot.com/2013/…/the-flower-exercise.htmln

第一朵:Favorite People Environment

喜歡跟什麼樣的人一起共事?列出十項特質並用 Prioritizing Grid 排序。有效的腦力激盪方法是從自己過去的經驗下手:曾經在哪裡工作?曾碰到什麼樣的人 (上司、同儕) 讓自己無法忍受?列出這些人的特質並排序,最後再轉成正向的特質。

本篇附圖有範例。我的前三項是:1. 值得信任 2. 尊重他人 3. 想法開放並願意傾聽與溝通。

第二朵:Favorite Working Conditions / Workplace

看到許多軟體公司會提供免費餐點和點心,也花心思設計工作場所及娛樂空間,心動之餘,是否有想過哪些工作環境是想要,哪些是需要?

列出這朵的清單也可以從反向思考。在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有哪些因素會使自己的工作效率下降?依照重要性排序後,再轉成正向的描述。像我的前三項就是:1. 有 30% 以上自己運用的時間,2. 良好的 mentorship & teamwork, 3. 尊重員工的隱私與個人空間 (例如可以睡午覺、沒有dress code 等等)

第三朵:Favorite Transferable Skills

這點不只是擅長的技能,而是喜愛使用的技能。技能可以從三個面向思考:(1) what you can do (2) what you know (3) how you do it。更具體來說,第一種是「動詞技能」,例如寫作、教學、應用;第二種是「名詞技能」,例如數學、音樂、文學;第三種是「形容詞 / 副詞技能」,例如敏捷的、謹慎的、新穎的。所以寫此項目清單時盡量使用副詞 + 動詞 + 名詞來完整描述自己喜愛的技能,例如敏捷地應用數學模型、新穎地寫作文學作品等等。

第四朵:Purpose of Sense of Mission for My Life

我把這朵稱為「Personal Constitution」,也就是人生的願景。我的人生要追求的是什麼?離開人世前要實現什麼才不會留下遺憾?關於這點另一本暢銷書「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有具體地思維架構來思考此事,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

我的前三名是:(1) Follow my heart and lead a happy, fulfilling life. (2) Being a loving person toward my family and friends, (3) Help create/develop products that shape the future.

第五朵:Favorite Knowledge / Interests

此面向是指最喜愛的領域或課題,可以從兩個面向思考。第一是回顧以前做過的工作,第二是留意下班之後的嗜好。再依照 Expertise 和 Enthusiasm 兩個軸分類,留下有熱忱的項目 (熱忱比專業更重要)。我的前三名是:(1) Innovation in technologies, (2) Brain science and healthcare, (3) Education and mentorship.

第六朵:Preferred Level of Responsibility & Salary

大家都想賺錢,不過你是否有想過需要賺多少錢才能過想要的生活?錢真的賺越多越好嗎?有錢的生活的確比較快樂,不過只到某個程度 ($75K / year)。更高的薪水,意味工作責任更加沉重,減少陪伴家人、小孩、朋友的時間,壓縮自己的休閒。高薪或許帶來成就感,但不見得能帶來幸福感。

本書建議透過記帳估計自己的各項花費,每項花費有低標 (最低容忍限度) 和高標 (最舒適),加總之後便能得到一個薪水區間。瞭解自己對薪水的期望和最大需求,便有助於篩選工作與選擇與薪水相應的職責。

第七朵:Preferred Place to Live

這點是工作的地理位置。可以從過去待過的地方開始思考,這些地方有哪些方面令人不悅,再轉為正向描述。不過與前幾朵清單不同處在於,這點要把配偶的選擇也考慮進去。

後記

介紹完七朵求職用 Flower Diagram,不知是否有幫助讀者思考工作的不同面向。尋找工作前先瞭解自己。本書有詳細的步驟帶領讀者列出並排序每一朵花的清單。還是建議有機會買來一讀,甚至花個周末完成自己的 Flower Diagram。不論是在學還是求職,這樣的思維模式,至少對我很有幫助。迷惘混亂之時,回顧自己深思熟慮寫下的清單,總能有人生指南針的妙用。

 

廣告

開礦者與採礦工廠

學術界與工業界的職涯選擇相信是許多博士生想破頭的問題。前陣子我和同為 UCSD BIOE 博班的好友聊到此話題,他提出一個貼切又有趣的比喻來思考學術界和工業界的差異,在這裡紀錄開展這個想法,分享給讀者。

學術研究員像是開礦者,在未知的領域尋找礦脈;而業界公司則像採礦工廠,在已知的礦源上高效率大規模地採礦

學術研究像在尋找礦脈,研究員是開礦者。探勘任務十分困難並具有高風險。他們必須下工夫研究附近的地形 (Domain Knowledge) 以利選定開採點 (Hypothesis)。而後必須花費時間和精力開挖 (Experiment),卻不見得能發現礦源。幾經推敲或反覆嘗試如果仍沒有結果,就必須割捨之前的努力,長途跋涉到下一個地點 (Problem/Project) 繼續探勘 。

業界公司則像採礦工廠,勘查者發現礦脈之後,便接手之後的開採作業。以龐大的資源與人力,使開採流程系統化、開採作業規模化、開採效率最佳化,最後能販售礦物 (Products) 賺錢。

開礦和採礦的比喻生動地描述了學界與業界工作本質與目標的差異,幫助我們理解前一篇內容 (學術界 vs. 工業界) 提到的現象:

1. 獨立自主 vs. 團隊合作

採礦工廠已知礦源,投入資源的風險較低,且單位時間投入的資源 (人力、金錢) 越多,礦物 (產品) 的產出就越多。此「Scalable」的特性,使得公司能夠大規模投資,雇用大批員工達到極致的分工,最高效率低成本地生產礦物。自然就形成團隊合作、高度分化的模式。

相對的,開礦者、探勘者的任務具有相當高的風險。「Discovery」的本質就是罕見與高度不確定性,所以投入資源的風險高,單位時間投入越多資源並無法保證越多發現。在此狀況,一個應對的策略就是分散風險,探勘者多半獨自行動,或是分編成小隊,才能同時探勘不同的開採點。這或許是為何 (早期的) 學術研究多是單打獨鬥,各自尋找自己猜想中的礦脈。

2. Originality (原創性) vs. Commercialization (實用性)

開礦探勘者和採礦生產者有許多不同處。第一,開礦任務有較大自由度,探勘的過程想選擇哪個方向幾乎有絕對的自主權 (只要找得到礦源)。相對採礦工作就較有限制,因為採礦工廠通常有較明確的目標。第二,探勘到礦源便有「Ownership」,像美國大西部墾荒時期,圍得起來的地、挖到的金子就是自己的。相對採礦是大家一起生產再分配盈利。第三,開礦是發現的過程,具有原創性;採礦則是將發現的礦源有效率地生產加工,具有實用性。這兩者並無好壞優劣,只有何者較適合自己。

3. 風險 vs. 穩定性

採礦任務相對風險低、報酬穩定,因此能夠負擔較高的底薪,但也較難有成長的幅度。學術界開礦任務風險高,但若有回報也十分可觀 (專利授權金、得獎後帶來的經濟效益等)。至於工業界還是學術界的「貧富差距」較大是個有趣的問題但我不知道答案。

4. Government-driven vs. Public-driven Research

採礦本身有營利,利益便能產生誘因,使人們願意投入時間與資金採礦。但開礦本身 (discovery process) 風險難以預估,即使發現礦源也難以在短時間內營利 (研究受到關注與認可、專利授權到生產產品都有很長一段延遲時間),因此開礦任務使人卻步。

但不能整個社會都在採礦,還是需要有人開發新的礦源。而願意投入大量資金、挑戰長期高風險的目標、又能承擔失敗風險的角色,通常只有政府 (或資本非常雄厚的公司)。或許這也解釋了為何美國研究經費多來自於NSF, NIH, Military (Army, Navy, Air Force, DARPA) 等政府機構。

data-miner

開礦與採礦的三階段發展進程

前半部分深入探討了開礦探勘者與採礦生產者在合作模式、目標動機、獎勵機制、資金來源等面向的差異。但是開礦和採礦是否對應學術界與產業界?我覺得可依科學發展進程分三個階段來看。

1. 墾荒初期

科學發展早期,遍地是礦脈。此時研發與生產無需高度分化,發現礦物後便可拿去賣,礦脈枯竭時就自己尋找下一個開採點。因此許多科學家可以跨足好幾個不同領域,也同時是發明家、創業家、實業家。

2. 墾荒中期

隨著科學發展,礦脈的探勘越來越困難,需要投入更多時間與資源,學術和產業難以再兩者兼顧,甚至學術領域也開始高度分化。另一方面,隨著礦源漸減,礦物的價值需最大化,採礦的成本需最小化。這個產業化的過程 (規模化、加工、行銷等),也需要專門的採礦工廠來做。

3. 墾荒末期

當礦脈幾近枯竭或是探勘難度過高,探勘者難以只靠探勘維生,便不得不轉而投入採礦。或許這是為什麼現在學術界很難只做基礎研究,越來越多教授轉向 Translational Research 與應用。研究方向的轉變也帶動了研究方法的轉變。現在許多實驗室 (尤其是生物領域),便是用產葉界規模化的方法,雇用大批熱血廉價勞工 (undergrad & grad),採購自動化設備,讓「研究發現」變成一種生產線 (人力 parameter search)。這是從傳統學界傾向業界的趨勢。

另一方面,採礦工廠隨著貿易國際化,可以擁有豐厚的盈利,便能投資在高風險的開礦作業上,自己雇用研究員或包外給研究團隊。因此在某些採礦工廠能賺很多錢的領域 (IT, Pharmaceutical),其研究的水平並不輸給學術界。這是從傳統業界傾向學術研發的趨勢。

結語

文章的最後,想平衡論點。現今的科學發展處於哪個墾荒階段似乎因領域而異,而且也隨科技、技術、理論的突破有所改變。像十九世紀末物理學家認為 (古典) 物理學的問題已經做完了,直到二十世紀初相對論、量子力學被提出才又打開了新的篇章。因此科學發展的整體礦源仍可能增加,像過去發現美洲新大陸或是未來殖民火星。而礦源的動態變化,會影響開礦與採礦的生態,也會改變學界探勘者和業界採礦工廠的策略與協作模式。

總結來說,開礦和採礦的比喻描述了傳統學術界和傳統產業界在合作模式、目標動機、獎勵機制、資金來源等面向的差異。但現今學術界和產業界的界線越來越模糊,學術界越來越多應用,產業界越來越多研發,兩者差異無法一概而論。

透過這個比喻,或許能讓我們有個思維模型來看待「研究」與「生產」兩種不同的工作,以及它們在學術界與產業界的狀況。希望能幫助讀者思考,究竟喜歡開礦還是採礦多些呢?

學術界 vs 工業界?

從念博士到找工作的這段時間,不斷思考與探索畢業後學術界與工業界的職涯選擇。我博班少數遺憾之事,是缺乏公司實習經驗,無法親身體驗箇中滋味。我對學界的工作較有深入理解,對業界工作的認識則多透過朋友和面試經驗獲得之二手資訊。因此本篇只能說是分享自己對兩類職涯的觀察與猜想,有待自己和讀者的驗證。

學術界 vs. 工業界的特色

1. [職涯規劃] 長期延續 vs. 快速適應

學術界可以長期 (終其一生) 專注在單一領域甚至目標,歸因於工作的保障和研究方向的自主權;工業界則每一段時期 (短則數月,長則十幾年) 必須轉換計畫甚至領域以因應時代發展趨勢與潮流。

2. [工作型態] 獨立自主 vs. 團隊合作:

學術界從當上PI 開始 (助理教授或研究員) 就能獨當一面地建立自己的實驗室、決定研究方向、管理計畫和學生,就像自己創業開個小公司。相對地工業界則重視團隊合作、分工提高效率。在業界要具有高度的獨立性,通常需累積的經驗和時間會比在學界來得多許多。

3. [目標願景] 追求真理 vs. 實用入世:

公司需要營利,營利來自於創造價值,而價值來自於解決人們的問題或需求。因此公司的產品或服務一定得具備實用性和入世性,能解決當下人們的問題。而透過不斷地解決 (不同的) 問題,能累積實用經驗,進而培養出普世性的智慧,這是我最佩服的業界人士所具備的特質。

另一方面,不知道有沒有人思考過為什麼要有「研究員」這種職業的存在。我忘記從哪聽過這樣的說法,研發是人類社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當所有人都專注在短期利益上,社會的進步是線性的;唯有「不為任何短期利益,著眼長遠影響力甚至純粹追求真理」的研發,才有可能讓社會的進步有非線性式的躍進。因此有些理想主義者提出,社會應該撥一部分的納稅人的錢,養一群研究員,讓他們願意挑戰 transformative 而非 incremental 的研究。 (現在不少大公司的研發單位, 像 Google Research, 也開始這樣的模式)。

academia_vs_business

Image Source: xkcd.com

 

4. [薪水待遇] 科技新貴 vs. 倒吃甘蔗:

碩士畢業進公司賺的錢比起博後拚到助理教授賺的錢來得高是常有的事。那麼走學術界就意味著得放棄優渥的生活嗎?是也不是。我和系上副主任和我老闆都聊過這個問題。他們表示,一般去公司工作,薪水起點高,但是成長幅度會逐漸趨緩 (真的嗎?!) ;相對的在學術界 (tenure track) 的工作,薪水起點低,但是會持續成長,像是倒吃甘蔗。八十歲高齡的副主任提到這件事還笑著跟我說,去公司工作是年輕的時候賺很多錢,可是必須早退休;但是當教授可以做一輩子,而且越老越值錢,退休金嚇死人,老年可以過得很優渥。縱看人生或許賺的錢差不多,只是階段不同。

5. [時間管理] 效率 vs. 彈性

多數公司朝八晚五或朝九晚六的規律生活,迫使員工在時間內高效率地完成分內職責。也因團隊合作,上班時間必須參加會議或與人討論,較難有安排時間的自由度。相對的,學術界的時間管理就有較大的彈性,畢竟自己就是老闆。不過就像我們副系主任所提,教授雖然有時間安排的自由度,但整體所花的時間應該比工業界上班有過之而無不及。

ProAndCon

6. [職涯發展] 學術往業界的單行道

許多tenure的教授,還是可以被公司以百萬年薪挖去工作。但比較少聽到在業界十幾年的主管被挖回學校任教職。從學術界到工業界似乎是單行道,跳出去容易,跳回來困難。一方面是五年內若沒有論文/專利的產出就會被視為脫離該領域最前線,另一方面則是脫離學術圈後知名度和人脈會逐漸消逝 (除非在業界能繼續發表和參加會議)。

不過另一個觀點是,從學術界跳到工業界,除非是專業領域技能恰好符合公司需求被挖角禮聘,不然即使博後做了好幾年,到業界還是得重新開始學習,畢竟業界文化與做事方式迥異。

7. Leader vs. Teacher

當初想走教職,還有聽到一些任教職的朋友,「喜歡教書,帶學生」是共同的熱忱所在。教書的確是學術界特有的任務與權利。不過我後來發現,隨著網路的發達與業界研發持續進步,越來越多業界的人士可以開設網路課程 (例如 Google 就開了不少課),也可以到 College 兼任講師。

相對的,業界訓練的是領導者,尤其是走上 Manager 這條路,帶領的團隊可以大至數十人甚至百人。這樣的經驗也是在工業界特有的。Leader 和 Teacher 兩種不同的 people environment / management,相信大家各有所好。

結語

雖然寫了七項不同的思考角度與對比,但求職的過程中使我明白學術界和工業界並非黑白分明。業界有很像實驗室的研發團隊,學界也有很像公司的生產線,實在無法一言以蔽之。最後真正要做決定之時,很可能還是得從每一個環節或面向來思考,根據手頭上的 Offer 做最佳的選擇。

歡迎讀者分享你的看法!

好學生症候群 (下)

第一篇提到「好學生症候群」的兩個輕微症狀:動腦勝於動手,急功好利的讀書。第二篇來談我覺得比較嚴重的症狀。

<嚴重症狀:價值觀導致的心理困境>

症狀三:靠成績定義自己的價值

從小到大的教育環境,不論是家長、老師、補習班、媒體,幾乎都以成績作為衡量學生優劣的標準。所以學校升旗典禮時頒獎給各班段考前三名的學生,補習班的跑馬燈宣傳哪位學生數學幾分或校排第幾名,媒體爭先恐後採訪學測滿級分的考生。當整個社會都聚焦於學業成績並為之瘋狂,對學生,無論成績好還是不好的學生,長期下來都是個侵蝕入骨的毒瘤。

成績不好的學生無法在這樣的升學體制下獲得好的資源 (同儕、老師、機會),對其學習成長與自信心的建立都有負面影響,這點就不必多說。但更弔詭的是,這樣的價值觀和體制對既得利益者的「好學生」也有著深遠的負面影響。

成績好的學生通常獲獎無數,受到師長甚至社會的關注,尤其是得到「很厲害」、「很聰明」、「以後一定會很有成就」等讚美。這些過度的正向回饋會灌輸好學生一個錯誤概念,那就是「成績好 = 有成就 = 成功」。但是這個邏輯的兩個等號都有問題,可惜我們的教育系統和社會價值觀並沒有讓學生瞭解及思考這件事情。

第一,成績好只是成就的一種形式。成就的定義很廣,涉及的範圍與種類也很多。例如成為代表國家參加田徑、電競等國際賽事,兼差好幾份工作達到經濟獨立,擁有做菜、修車等一技之長,以音樂和藝術宣揚自己的理念,有個美滿的家庭並愛自己的家人,自己創業做出改變世界的產品,致力於義工服務他人等等。但是我們的教育與社會價值把 (被獎勵的) 成就限縮在學業成績,除了壓縮其他方面有所熱忱與專精的人的發展,更讓「好學生」有種錯覺,認為成績好就代表一切,而失去追求其他成就與探索熱忱的機會

第二,成績好所獲得的成功與成就感終將消逝。升學與考試制度到了大學便逐漸式微,在大學或研究所畢業之後正式結束。從小靠著好成績一路受到關注並自我感覺良好的好學生們,便會陷入一段「自我價值空窗期」。畢竟畢業出社會後不再有考試和成績,要靠什麼來證明自己的能力與價值?

Good-student-syndrome-2

圖片來源: PTT

症狀四:害怕失敗的固定型思維 (fixed mindset)

考試常一百分,便不知哪裡不足;習慣了成功,便不知如何失敗。「好學生」的求學與升學過程通常很順遂,反之面對失敗的經驗卻十分有限。當一個人缺少失敗的經驗,將導致幾個嚴重的後果。

首先,會害怕挑戰,並想避免做可能會失敗的事情。這狀況影響學習的許多層面。小至上課不懂不願發問 (怕被看不起)、沒有正解便不願嘗試答題;大至面對不會的事物會下意識排斥、不願全力以赴地努力面對挑戰 (失敗才有藉口)。

其次,面對失敗與承受挫折的能力差,認為失敗就是對自己的能力甚至價值的否定。碰到挫折的第一反應是自卑或是放棄,面對別人的負面批評會格外敏感,甚至面對別人的成功會感受威脅。因為缺少失敗的經驗與策略,覺得失敗是件壞事 (或許華人社會的文化如是),反而不願也不會將失敗看成一種學習的過程。

以上說的兩點後果都屬於固定型思維 (fixed mindset) 的心理。之後有機會再來談固定型思維與成長型思維 (growth mindset) 的差異,「好學生症候群」有許多症狀與固定型思維相似。

症狀五:追求他人定義的成功,缺乏自我探索。

從古代的科舉制度到現今的考試制度,皆以考試成績作為衡量當官、升學的唯一標準。古代考四書五經,今日考國英數自社,成功僅定義成這些科目 (還有限定範圍) 的總平均分數。症狀三已經討論過狹義的成功與狹隘的目標造成的價值觀偏差,但我認為更深遠的影響是缺乏自我探索。

排名高的學生需要各科成績都好,而各科成績好代表願意花時間讀所有科目,即使自己不擅長甚至沒有興趣。症狀二提到長期地截長補短會導致擅長領域的優勢與技能逐漸消失,但症狀五更可怕:「長期壓抑自己天性喜愛的興趣與能力會逐漸迷失自己並失去熱忱。」

好學生在升學時面對的困境是,「每一科都很好,我到底要選什麼」、「我不知道我對哪一科比較有興趣」;好學生在出社會後面對的困境是,「我每樣都會一點但沒有一項特別厲害」、「我不知道我喜歡做什麼工作、我的人生要追求什麼」。

學習的階段我們很少問自己或被鼓勵探索自己的興趣、思考人生的意義、擬定策略來達成這些目標。只是被動地追求家長與學校所定義出來的短期的成功 (好成績與升學)。到了大學研究所畢業之後,仍繼續被動地追求同事與社會塑造出來的狹隘的成功 (薪水、房子、車子、配偶、孩子五子登科的人生溫拿組)。

追求這些他人定義的成功,長期壓抑自己天性喜愛的興趣與能力,不再探索與追尋自己的天命及熱忱,最後結果便是不知為何而生活、為何而工作。而我認為這個狀況根源於成績為上的教育系統與社會價值,也是「好學生症候群」最嚴重影響最深遠的症狀。

至今我仍留有這個症狀的影子,你呢?

結語

以下總結「好學生症候群」的五個症狀。< 輕微症狀:行為與思考習慣造成的束縛 > 症狀一:動腦勝於動手。症狀二:急功好利的讀書<嚴重症狀:價值觀導致的心理困境> 症狀三:靠成績定義自己的價值。症狀四:害怕失敗的固定型思維 (fixed mindset)。症狀五:追求他人定義的成功,缺乏自我探索

縱觀而論,由輕至重的五個症狀,也是由淺至深的問題根源。

問題源頭是在學習成長階段,我們的教育體系和社會價值定義了「成績與升學至上的狹義成功」,告訴學生只要用功讀書、考上好學校,就能成功、成為有用的人

「好學生症候群」即是長期求學階段以來努力的目標太過侷限與偏離現實造成的心理困境與思考束縛。正因為求學過程一路順遂,「好學生」較晚發現單純追求學業上的成就並不能帶來美好的人生,也鮮少探索與追尋自己的天命及熱忱 (症狀五)。而一路上來自社會、學校、家長過度的獎勵,不自覺成為成就感來源,便以成績定義自己 (甚至別人) 的價值 (症狀三)。在這條追尋自我價值、成就感、成績之路看似成功,卻越走越窄、越來越害怕失敗 (症狀四)。當人開始害怕失敗,會容易迷失,忘記自己真實的價值,只想盡辦法達成目標。於是讀書變得急功好利,求效率不求甚解 (症狀二);考試升學重筆試不重實作,所以習慣動腦勝於動手 (症狀一)。

這些症狀會在學校畢業、結束升學循環、踏入社會之後開始發作。長期以來為了最佳化成績發展出來的心智模型和思維習慣,將不適用於現實社會與職場。此時「好」學生便會經歷一段艱難的「自我價值空窗期」,並不得不開始改正自己的價值觀和行為思考習慣。對我來說,留學念博班做研究最重要的修練之一就是治療自己的好學生症候群。

至於如何治療,且在往後的文章中再與讀者分享。

希望好學生症候群這系列的文章對您有所啟發。

相關連結:好學生症候群 (上)

好學生症候群 (上)

這一篇我構思很久,因為它對我有很深的影響,涉及的層面也很廣。我把題目稱為「好學生症候群」,當然這個「好」是要加上引號的。

寫這篇的動機源於留學做研究之後碰到的種種挫折。當然每個研究生都會碰到挫折,但是面對挫折的態度卻迥異。多年的留學過程中,我發現自己面對挫折的態度很不健康,尤其相較於歐美的同事。這個現象引發了我的思考,為什麼我會養成這種態度和習慣?又該如何改變呢?

接下來的幾篇,就來介紹我稱之為「好學生症候群」的態度與習慣,為什麼這些態度不健康?這些習慣又如何養成的呢?

什麼是「好學生症候群」?

這裡指的「好學生」是在台灣的考試與升學制度下(不知是否也適用於華人或亞洲的儒家教育) 的既得利益者。通常各科成績很好,在班上、系上、學校名列前茅,也從國中、高中、大學一路名校。之所以稱為「好」學生,是因為這樣的表現在同儕、家長、教師甚至社會的價值觀裡,代表著成功、有前途。

那麼做個「好學生」有什麼問題嗎?哪來的症候群?

Good-student-syndrome-11

如果這名「好學生」留在台灣工作,基於社會價值觀對好成績、高學歷、名校光環的偏好,或許能有不錯的 (第一份) 工作。不過當「好學生」離開課堂進入研究,離開學校進入職場,或是離開台灣進入歐美留學工作,就會迎來劇烈的價值衝擊,出現諸多不適的身心反應,此即本篇所謂「症候群」。

所以這篇雖名為「好學生症候群」,其實我想探討並分享的是,台灣的考試與升學制度下勝出的佼佼者,在留學美國、進入學術研究 (不知是否適用於工作職場) 之後,在不同文化價值觀的衝擊之下,所遭遇及必須面對的心理困境

當然這篇以我的經驗出發 (希望讀者不介意我把自己當「好學生」的例子),希望透過分享我在留學期間遭遇的「好學生症候群」以及辛苦克服的過程,對其他「好學生」有所啟發與借鏡。更重要的是,進一步去反思台灣的考試與升學制度是否只培養出「狹義人才」。身為這樣的「人才」要如何突破思考習慣與價值觀的束縛?而若有機會改進制度又該如何執行呢?

「好學生症候群」包含了哪些症狀?

本篇終於進入正題。我認為症狀可依嚴重性粗分為二類。輕微症狀包括一些行為與思考習慣造成的束縛,有兩個;嚴重症狀則涉及個性與價值觀導致的心理困境,有三個

< 輕微症狀:行為與思考習慣造成的束縛 >

症狀一:動腦勝於動手

「萬官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思想及以此建立起的考試制度造就了一種「動腦勝於動手」的價值。在台灣,技職學校總被視為次於高中與大學。學校成績、升學考試也多取決於紙筆測驗的結果而非動手實作的能力 (因為前者較後者容易評量與比較)。長期動腦而非動手的訓練,導致實作經驗匱乏,與理論知識產生鴻溝,更嚴重的是「好學生」們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畢竟成績還是名列前茅。

動腦而非動手的習慣和實作經驗的匱乏,讓我在博班研究階段吃了不少苦頭。邏輯上的理解能力和實作的技能幾乎是兩碼子事。進入研究後面對的不再是解題目,而是解決真實世界的問題。所以不只要瞭解理論、提出點子,還要能快速、正確地實踐,不論是工程師寫程式還是科學家驗證假設皆是如此。麻省理工學院的座右銘:「Mens et Manus (Mind and Hand)」就強調了兼具動腦和動手的重要性。這樣的 prototyping, experimenting, getting your hands dirty 的精神在美國的教育中很被重視,但台灣的教育似乎少了這些元素。

症狀二:急功好利的讀書

我從國小開始,就發現如果成績要好,必須掌握「準備考試的策略」。這樣的策略有幾個特點:第一,花在不擅長的科目的時間會多於擅長的科目,畢竟排名是看各科平均。所以從國小到高中我準備國文的時間總是比準備其他科目加總還多 (但還是考得最差…)。第二,每個科目和項目都有規劃要完成的時間。例如數學每一單元只能花一個小時複習,否則會縮減其他科目的時間。第三,通常是短期策略,是為了達到短期目標 (段考) 制定的最佳化的任務與時間分配。

這樣的念書策略幸運地讓我成績維持地不錯,從國小到大學也是把這策略心法練得爐火純青,但因此積累下來的學習習慣和做事態度卻讓我留學研究的日子飽受折磨。

第一,習慣截長補短會導致自己擅長領域或技能的優勢逐漸消失,變成「樣樣通、樣樣鬆」。雖然「好學生」在平均GPA表現亮眼,但進入了重視專精領域和專業技能的研究之後,就會發現已經遠遠落後於在某領域或某技能長期耕耘的人。

第二,追求讀書「效率」會壓縮思考時間。如果要在時限內完成預定進度,那勢必沒辦法追根究柢、仔細咀嚼,使得知識不容易內化。更甚者,如果像大學時期一學期修八門課又全部一起期末考,那做練習題就直接看答案,不懂也直接背起來。長期下來這些「速食知識」不易累積,使得許多大學基礎科目都沒有學好,到了研究所必須砍掉重練。欠得債還是要還的。

第三,如果每次最佳化的都是短期目標,那麼因為每次努力的方向不盡相同,成效也無法累積。長期以來以考試為目標的短視近利的讀書,使得我忽略了做學問要靜下心來向下扎根的重要性,也很少思考我的長遠目標是什麼。這也使我在進入博班要自己尋找題目、自學知識、長期規劃的時候很容易迷失、沒有動力 (成就感)。

說完「動腦勝於動手」、「急功好利的讀書」這兩個輕微症狀,較嚴重的好學生症候群就留在下一篇分享。

相關連結:好學生症候群 (下)